专访极飞科技创始人彭斌:无人机给农田开出了一张处方图

来源: 登岗资讯  阅读: 4155

[导读]可见的是,银保监会合并后,对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作出处罚的依据依然是原银监会和原保监会分别出台的相关办法。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发现当事人涉嫌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和银行保险监管规定,依法应当给予行政处罚且有

冀飞科技创始人彭彬

彭彬生于1982年,是一名“老”程序员。尽管他创办了这家公司并成为首席执行官,但80后仍然坚持每天写代码。“因为有一个我一直负责的程序,有些bug需要我去改变。”彭彬说。

坚持成为彭彬的特色之一。从很小的时候起,他就一直对模型飞机和无人驾驶飞行器感兴趣。2013年,彭彬和他的朋友在新疆旅游时偶然发现无人机在农业植物保护领域具有巨大潜力。出生于技术领域的彭彬立即用几个可乐瓶、泡沫盒和一架无人驾驶飞行器搭建了一架植保无人驾驶飞行器,并在新疆的一个野外进行了实验。

这款无人机也已经成为吉飞科技(Jifei Technology)推出的植保无人机的原型。

正是基于这个意想不到的实验,彭彬发现了蓝色海洋农业植物保护服务,在那里使用无人驾驶飞行器。

2007年,彭彬和他的好朋友一起成立了奇飞科技(以下简称“奇飞”)。在过去的12年里,这家总部位于广州的公司已经成为智能农业技术的开发者和推广者,并且是世界领先的农业技术公司、无人机研发制造商和农业自动化设备运营商。还有极地飞行制造、极地飞行农业、极地飞行地理、极地飞行教育等。截至2019年9月21日,极地飞行植保无人机全球累计作业面积超过3.1亿亩,节约农业喷雾用水429万吨,减少农药化肥滥用18600吨。

今年9月,冀飞科技在新疆农村开展了前所未有的全国范围的农业无人机联合喷洒行动——秋收“翅膀”活动。据统计,自8月下旬以来,近3000架极飞植保无人机、1500多名飞行员和1000多支防空分队先后从全国各地来到新疆,与新疆1500多架无人机联合在棉花上喷洒“脱叶剂”。

在新疆尉犁县冀飞农业基地,澎湃新闻遇到了正在新疆出差的彭彬。在接受澎湃新闻的独家采访时,彭彬表示,他很高兴看到无人机带来的变化。科技正在给这里的农业带来巨大的变化。“在我想到未来农业的场景中,农田的增长过程是自动化和机器人化的。未来的社会是一个人工智能社会,到那时,我理想的农业生产应该是只需要投入5%的人力资本来生产,供95%的人消费的农产品。”

无人驾驶飞行器已经成为农民作业的标准设备。

如果你三年前去过新疆,你可能会在野外看到这样一个场景:几名身穿绿色工作服的极地飞行植物保护人员正在向山脊上的当地农民解释无人驾驶飞行器的飞行原理和药物应用的优势。然而,即使这些植保人员讲得更详细,当时的农民对无人机仍然持怀疑和不相信的态度。为了在新疆推广无人机的使用,极飞植保人员有时甚至需要向农民保证用药效果,所以农民愿意让无人机在自己的田地里用药。

如今,越来越多的农民正在购买自己的无人机,并培训年长的长期工人操作无人机和管理药物。

“改变的原因很简单:该设备性能良好,使用无人机注射毒品可以产生效益。”彭彬说。

农民张林亲自计算了一个账户。他告诉澎湃新闻,他的5000亩棉田使用拖拉机作为药物。以1000亩棉田为例。如果用拖拉机喷洒脱叶剂,每次至少需要三次。一次旅行后,大约1亩棉花将被压碎。总共6辆机车将造成5-6亩棉花损失。以每亩棉田产量400公斤,每公斤8元的价格计算,拖拉机喷洒脱叶剂造成的损失约为16000-19200元。无人机使用后,这部分损失将被收回。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认为最大的变化是无人驾驶飞行器上喷洒农药的问题被普遍接受,并且普及率很高。从去年开始,尤其是今年,很明显,大型种植者已经开始自己购买,无人机已经成为标准的农业工具。”彭彬告诉澎湃新闻。

据齐飞统计。2018年,新疆营运无人机670万亩,棉花种植面积3000多万亩。换句话说,每4-5件新疆棉衣,就有一件棉料被无人机喷洒。

无人驾驶飞行器绘制了农田处方图。

在新疆,极限飞行创造了一个叫做无人驾驶飞行器植物保护的新产业。起初,一些人看到了无人机注射毒品的机会。现在无人机的植物保护已经成为这些年轻人愿意选择的职业。据澎湃新闻报道,今年来自其他省市支持新疆棉花脱叶的队伍中,有许多90后的宣传员。

然而,无人机工厂保护并不是极限飞行的终点。“我们飞过的每一片农田都有农田面积和病虫害发生过程的信息。这些信息从未在农业生产中收集过。如今,通过无人驾驶飞行器,成本非常低,甚至没有必要。只要你工作,这将是偶然的。”彭彬告诉澎湃新闻。

这些数据已经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资源。围绕这一资源,冀飞做了三部分工作,即建立地理信息服务、人才培养机制和大数据平台。

与此同时,基于3.1亿多亩农田地理信息数据、气候和土壤数据以及作物生长数据,极地飞行农业还引入了一个人工智能系统,代号为“xai”(x是极地飞行代码)。该系统利用深度学习和图像识别技术为农业生产提供科学指导,包括农田边界识别、果树统计识别、杂草识别、病虫害识别、棉花脱铃识别等。目前,xai准确率和召回率分别超过98.60%和98.04%。

“就像病人去医院一样,医生会开处方。通过无人驾驶飞行器获得的这些数据,我们也给农田开出了处方。”彭彬说。

根据这张处方图,无人驾驶飞行器也可以变得更加智能。图像识别后,无人机可以穿越飞行中不需要喷洒的地块,也可以避开障碍物。更重要的是,这些数据在农业、农民和消费者、金融和保险业之间架起了桥梁。消费者可以通过这些数据了解自己购买的食品在生产过程中的应用情况,也可以帮助金融、保险公司和政府部门提高服务质量,从而为农民提供更好的生产支持。

智慧农业的理想与挑战

当谈到智能农业最终会导致什么情景时,彭彬在三年前给出了答案,他希望实现无人驾驶飞行器的自主飞行。无人驾驶飞行器可以从基站出发,飞到附近的场地进行操作,然后返回基站充电。

“目前,无人机的最大成本是人类的成本。无人驾驶飞机没有成本,但是他们需要人们进去配药和更换电池。这些是人类的成本和驾驶车辆去田野的成本。相比之下,无人驾驶飞行器飞行起来非常便宜,一英亩土地可能要花一美元。”彭彬说。

在这次采访中,当突如其来的新闻再次询问他对未来农业的展望时,他给出了答案,他希望未来农田的增长过程将是自动化和机器人化的。“未来的社会是一个人工智能社会。我理想的农业生产应该是只需要投入5%的人力资本就能生产95%人口的农产品。”

然而,为了真正实现自己的愿景,彭彬也理性地谈到了智能农业目前面临的挑战。他认为有三个要点:

首先,土地应该逐渐集中,种植规模应该增加,智慧的进程应该加快。“如果土地仍然分散,每个家庭将把土地分成每亩三份。它不需要任何智力,因为他可以自己看见它,也可以自己处理它。因此,这关系到国家的重大政策。如果国家大力推进土地流转速度和土地集中速度,智慧农业将很快在中国登陆。因为一旦你的土地达到5000亩,你就必须用软件来管理它。”

第二,整个农业种植过程是漫长的,也就是说,搞好农业需要时间。“农业没有爆炸式发展,但我们应该脚踏实地,把技术推广到第一线。我们应该真正找到农业中需要科技的痛点,然后一步一步地推广。创办企业来解决农业中的每一个问题仍然是必要的。”

第三个挑战来自公司。“因为公司越来越大,公司的内部管理需要很多时间。我们需要帮助更多的人做这些更大的事情。我认为这对姬妃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需要吸引更多的优秀青年加入,吸引更多的优秀资本投资冀飞,吸引更多的资本投资农业科技产业,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彭彬说。

manbetx体育 时时彩开户 网上真钱游戏 甘肃快3 北京快3

大乐透111期金成:一注5 2前区凤尾参考30